慈善的高山厚土
李宏塔

    李宏塔:中国共产党创始人李大钊的孙子,原安徽省委书记、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李葆华的儿子,曾任安徽省民政厅厅长、安徽省政协副主席,2013年任中华慈善总会副会长

    一滴水能反映太阳的光辉,一些看似微不足道的小事,能反映一个人的品格。
    2002年,我们好多人一起到南非参加国际会议,同去的人中就有安徽省慈善会会长、省民政厅厅长李宏塔。南非那地方出钻石,质量好、价格也相对便宜一些。会议结束后,我们去南非的钻石工厂参观,不少人都在那里的附属商店挑选钻石。我发现李宏塔没有买钻石,只花100多元人民币买了一些当地的五彩小石头。而后早早从商店出来,和几个没有雄厚经济基础的年轻人在庭院的座椅上聊天,就会议上介绍的一些先进经验交谈。我问他:“你怎么不买钻石?”他淡淡一笑,说:“我没有那么多钱,再说钻石对我和我们家也没有用。”我和李宏塔共同出席过多次国内外的慈善会议,他是公认参会最认真的一个。会上有没有记住、没有听懂的,只管问他就好了。
 2006年,我们一起应邀出差到美国考察、洽谈慈善项目。同行人看到一位长者的皮鞋很好,问:“你这双皮鞋多少钱买的?”那长者回答:“3000多元。”我看站在一旁的李宏塔,脚上的皮鞋也挺亮的,便问:“你这双皮鞋要多少钱?”他嘻嘻笑了一下,说:“38元。”我低头仔细看了看,果然那发亮的皮鞋只不过是人造革的。这时候居然还有人穿人造革皮鞋?这我可真没有想到,我脚上的皮鞋还是花200多元钱买的呢!我注意到,李宏塔走起路来比别人都要快一些,还经常帮助别人提重物。
 这种寻常小事如果发生在普通百姓身上自然没什么奇怪之处,可李宏塔既是高级干部又是名门之后啊!
 其实,这看似奇怪的事情对李宏塔来说一点都不奇怪。关于领导干部的身份,李宏塔说:“当干部的一要干事,二要干净。”这是他多年信奉的为官之道;关于显赫的家庭背景,李宏塔说:“家族的荣誉带来更多的是责任,不是光环!”
 这是李宏塔骨子里的话,是他多年来为人处世的写照,是他人生中始终不渝的信条。
 我和李宏塔相识于2001年。那一年夏天,我受中华慈善总会阎明复会长之托,到安徽寿县瓦阜镇处理一件事。到机场接我的是安徽省慈善会的秘书长陈义明。见面后陈义明对我说:“我们慈善会没有汽车,我们会长,也是我们省民政厅现任厅长李宏塔说这两天把他用的车子给你用,用他的车子送你去县里。”
 我说:“那不会使厅长感到不便吗?”陈义明说:“我们厅长在车子、房子、孩子等问题的处理上从来都特别清廉。他每天基本都是骑自行车或步行上下班,他住的房子还是50年代盖的老房子,孩子上学、工作他也从来不施加个人影响。”我听着,心里说:难得。“你听说过他的情况吗?”陈义明又问我。我表示茫然。他告诉我,李宏塔是中国共产党创始人李大钊同志的孙子,他的父亲是曾经担任过安徽省委书记、中国人民银行行长的李葆华同志。我听着,感到有点意外,心里顿时又生出一种敬意,同时产生了进一步了解这位会长的愿望。
 人们可能不太相信,李宏塔一家多年住的一直是50多平方米的老式单元房,门厅里占了近1/3地方的餐桌用手一撑便有些摇晃,一台老式吊扇在头上慢条斯理地转着。一间屋子里床、柜子都是20多年前他结婚时置办的,有的地方已经开裂、脱漆。到他家的好多人都跟他说该换一换了,他轻松地一笑说: “那都是正经木板做的呢!”。李宏塔家另一间房里,刨花木板的组合柜、写字台以及电视、书柜把房间挤得满满当当。一组三人沙发因地方太小被分开放置。李宏塔风趣地说,这样正合适,谈话可以面对面了。由于房子太小,家里的电视只有20吋。李宏塔幽默地解释:“我就喜欢小电视,清晰度好。”
 单位里,许多同志,包括一般干部的住房和家里摆设都要比他好。他说这就对了,先群众,后领导嘛。
 身为厅级领导干部的李宏塔20多年如一日,无论刮风下雨,都坚持骑车上下班。有人曾提醒他说,你不坐车,别的副厅长咋办?李宏塔说:“咱这是锻炼身体,并不影响别人坐车,干吗非要步调一致呢?”他依然“我行我素”。在平时,他也从未因私而用过单位的汽车。当地有记者就这件事采访他,他轻声细语地笑着说:“骑车上下班这事太平常了,没什么好说的。我父亲当年在人民银行当行长时,每天上下班都是步行。”
  李宏塔这种朴实朴素的作风与他的家庭教育、父辈的影响不无关系。大约在2003年秋季我们一起在北京开会,会后一个晚上一起吃饭时,大家都喝了点酒,可李宏塔没有喝,大家都知道军人出身的李宏塔有些酒量,问他为什么不喝。他说吃了饭要去看望老父亲,说我父亲要是闻见我带着酒气会不高兴会生气要批评我的。当时李宏塔的父亲李葆华已经是93岁高龄的老人了。李宏塔无论如何不能惹老人家生气。李宏塔的父母亲对子女的教育一向十分严格。李宏塔还是孩子的时候,一天有人给他家送去几袋新疆葡萄干,年少的李宏塔拆开一包就吃。父亲李葆华下班回到家中发现后,立即对他进行教育:“要记住,我们只有一个权利,为人民服务。做了一点工作就收礼物,这不是共产党人干的事。”随后,他让家人把葡萄干退回,宏塔吃掉的那一包,也折价一同退款。李宏塔总是记着父亲李葆华在贵州工作时遇到的一件事:一次去父亲视察茅台酒厂所在地的时候,下面的领导通过秘书给他装了两瓶茅台酒。虽然那时候的社会风气没有像现在这样,但装两瓶都是习以为常。父亲回来发现以后,坚持要退回去;退不回去便要求给钱。但这时又为难了,就一天时间,茅台涨价了,于是父亲李葆华一定要按新的价格付款,这事儿才最终了结。
 李宏塔从一个农垦战士、化肥厂普通工人一步步走到领导岗位以后,也从来不收任何礼物。一年春节,一位同志和爱人从老家回来,给李宏塔送去几样小吃,李宏塔却回送了价值数倍的物品让他带回家,弄得他再也不好意思给李宏塔“送礼”了。
 李宏塔对自己的要求近于苛刻,对身处困境中的群众却是满腔热血。
 2001年夏天,我去安徽寿县瓦阜镇要办的事情虽说和慈善事业有关,但并不是专门了解扶贫情况的,可一路上那干旱的土地和村民那些低矮、简陋、摇摇欲坠的泥土房使我看到这是一个自然灾害频发的贫困地区。
 到瓦阜镇以后,县里的同志和镇长无意中和我说起,李宏塔厅长星期天刚刚来过,事先没有和县里、镇里打招呼,来后就到村民中去了。
  我看着镇长那浸满感激之情和充满希望的眼睛,对李宏塔,对安徽的慈善事业又有了一种更美好的春天般的感觉。
  在安徽,我总是不经意就听到有关李宏塔的情况,听到百姓和普通干部对他由衷的赞誉,听到困难群众对他发自内心的夸奖和感激。
 人们都说,李宏塔一直“视孤寡老人为父母,视民政、慈善对象为亲人,视孤残儿童为子女”。他自己这样做,也严格要求民政干部、慈善会工作人员这样做。这种情况,我也实际看到了,并总是不断看到。
 李宏塔非常熟悉贫困群体的情况,心里时刻都装着那些困境中的百姓,总是想方设法帮助他们解决实际困难。一年里,他多数时间都沉在基层、沉在乡村、沉在灾区一线。他秉承父亲李葆华的工作作风,下乡一贯都是轻车简从,不向有关市、县打招呼,经常一到村边就下车,然后步行进村入户,检查灾情,检查救济粮的发放情况,要出存折核对优待抚恤金有没有到位。看村民还有哪些困难。他说:“我们多一点辛苦,群众就少几分痛苦。”从百姓家里出来,他再到乡镇干部那里了解情况,最后到县市听汇报。如此一来,很多同志都熟悉他的“反方向工作法”,在他面前汇报时,丝毫不敢掺水分。
 我在寿县瓦阜镇办完事后,返回合肥,和李宏塔见面,见面地点就在省慈善协会。那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位似乎已经很熟悉的领导。他高高的个子,不胖,很干练很利落很朴实的样子。他上身穿一件深色T恤衫,领口最上面的一个扣子没有系。头发已经花白,可脸上满是青春的活力和朝阳般的和气。他说话很爽亮很有亲和力,见人总是面带微笑地先高声打招呼先问候。我和李宏塔见面的时候,慈善会的陈正和、陈义明、万士林、郝振国等几位同志都在座,另外还有安徽省慈善事业研究中心的辛朝惠副主任。那时候,安徽的慈善工作在李宏塔的带领下不但做了许多脚踏实地的实际工作,而且已经很重视慈善理论的研究工作,并取得了世纪的有影响力的成果。和李宏塔的交谈中不但能看出他对安徽慈善工作要帮扶的对象十分熟悉,对现阶段慈善应该做的事情,可以实施的慈善项目非常明确,而且能感觉出他对慈善事业的深刻理解和深入思考。那时候,安徽慈善协会的工作在全国来说是比较突出的。我知道那一年的2月15日,阎明复会长代表中华慈善总会向全国各地慈善会紧急呼吁对内蒙、新疆受灾地区开展援助活动。虽说安徽是一个比较贫困又灾难频发的省份,可省慈善会一点都没含糊,省民政厅更是全力支持。既是厅长又是会长的李宏塔为保证及时募集到支援内蒙、新疆的救灾款,决定在省民政系统内紧急动员,在省民政厅和省慈善会内部,李宏塔更是带头捐款并捐的最多。他对大家说:“我们困难的时候,中华慈善总会和全国人民总是积极、及时地支援我们。现在,兄弟地区人民遭灾了,我们要毫不保留地奉献我们的爱心。”很快,他们就募集到20万元,随即由中华慈善总会转赠内蒙、新疆灾民。
  据我所知,安徽省慈善会在那次中华慈善总会组织的捐款中,在各省市慈善会中是最及时也是捐款最多的省份之一。
  ……
  谈起慈善事业,李宏塔总有说不完的话。他说:“慈善机构虽然是民间社团组织,但它面向社会,依靠社会,解决社会问题。其中有些问题的解决,还是民政部门所不能完全代替的。它们的服务范围是全社会的,发展前景看好。”他不止一次地向省内各地民政部门提要求,要求领导们要充分认识慈善事业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不可置于可有可无的地位。并限定时间,要求各地都要建立慈善机构。
  在李宏塔的带领下,省慈善会的4位老同志个个都劲头十足,而且从不怕挫折和困难。在一次募捐活动中,慈善会的副会长陈正和挨个给企业负责人打电话。有的企业老板在电话中一听到“慈善”两个字,便即刻把电话撂了。陈正和并没有感到沮丧和难堪,反觉得是自己的宣传工作没有做好,决定逐个登门拜访。慈善会的其他3位同志,陈义明、万士林、郝振国也都是这样,不但每日勤勤恳恳地为慈善事业奔忙,而且善于动脑筋,经常有好的点子和办法。我在安徽那几天,看到他们又在李宏塔会长的领导下,积极组织发行“慈善工程”邮资明信片。
  在那以后的一段时间里,我连续几年每年都要到安徽的贫困山区,总是不断受到新的教育,总有新的发现和收获。
  我注意到,多年来李宏塔一直在赈灾、济困、安老、助孤、助残、助学、助医的一线奔忙,他心系困难群体,对慈善事业的发展给予高度关注。
  当选为社会福利与社会保障界的全国政协委员以后,李宏塔多次在两会期间提交有关发展我国慈善事业的提案。2008年3月全国政协开会时,他发言说:“我国慈善事业发展很快,但在快速发展的同时也对现有的法律法规提出了挑战,从现状来看,我国还没有专门规范慈善事业的法律法规。” 李宏塔认为,我国慈善事业相关法律建设,首先在体制上存在一定缺陷;其次,现行的运作方式缺乏制度化、规范化,比如,对于捐赠者的各种优惠措施或手段难以确立,缺少计划和统筹研究、缺乏系统性和前瞻性,等等。基于这些现状,李宏塔认为,制定慈善事业相关法律,有助于发挥法律的指引、评价功能,比如通过建立健全有关慈善事业的制度,使慈善机构运行更加规范,捐赠款物的流向更加透明;“另外,国外的慈善立法为我国提供了很好的借鉴,慈善立法的时机已成熟,人们对慈善事业的认识开始转变,这是慈善事业立法的先导。”在李宏塔眼里,慈善事业的发展关系民生,关系到和谐社会的建设。“党中央和国务院提出发展为了人民、发展依靠人民,也提出让人民群众分享改革开放发展的成果,慈善立法关系到社会困难群体的利益,有利于民生。”
  李宏塔以他长期从事慈善工作的思考与实践,从宏观角度观察慈善事业,提出了《关于重视慈善立法的提案》。
  2009年两会期间,李宏塔又提出希望尽快设立我国的“慈善日”的想法。李宏塔说,目前我国有城市低保人口2200多万、农村低保人口2620万,每年有近8000万受灾群众需要救济。这些弱势群体面临的各种困难,单靠政府救助难以满足实际需求。发展慈善事业成为改善民生的重要方面。在李宏塔看来,我国慈善事业近年虽然取得长足发展,但总体发展状况与社会需求还有很大差距。他说:“我们慈善筹募思路不宽,方法单一,渠道狭窄,这些都是当前慈善业存在的突出问题。设立中国‘慈善日’不失破解这些难题的一种有效方法。”李宏塔认为,具体的操作方式可以政府名义选定一特定日设立“慈善日”,在“慈善日”当天及其前后期间,开展全国性的慈善宣传、交流研讨,举办各种形式的慈善捐赠、义卖等活动,使“慈善日”成为整个社会的爱心总动员。李宏塔反驳了一些学者 “国人无慈善”的观点。他说:“1998年洪水、2006年印尼海啸、2008年的汶川特大地震,每一次灾难面前中国人如“井喷”般的爱心行动令世界感动,中国人并不缺乏慈善意识,只是缺少合理的引导发展慈善的模式,设立慈善日恰是建立此模式的突破口。”
  2013年3月,李宏塔被推选为中华慈善总会副会长以后,我总是不断听到、看到他不辞劳苦在各地参加慈善活动的消息,听到看到他尽心竭力为我国慈善事业的鼓与呼,听到看到他脚踏实地为慈善事业所做的实际工作。

主办单位:天津市慈善杂志 版权所有:本站所有版权归天津市慈善杂志所有 津ICP备:88888888号
通讯地址:天津市和平区新华路126号 邮政编码:300041 联系电话:(022)271168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