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善的高山厚土
阎颖

    阎颖:194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的老干部,曾任国家经委副主任、国务院副秘书长,1995年——1998年任中华慈善总会副会长

  她的秋一般的沉稳与沉静中,总是透着春与夏的活力与激情;云一样的温柔中,总是浸着钢一样的坚毅。
  她是中华慈善总会的副会长,我说的是中华慈善总会创办之初的那几年。
  1998年末,我曾为了解“雨水积蓄工程”的事,采访过她,就在中南海国务院她的办公室。到中华慈善总会任职之前,她曾在国务院任副秘书长,离休后她每天要做的工作依旧很多。我采访她,因为她是中华慈善总会“雨水积蓄工程”的项目负责人。为这个项目的圆满完成,她曾做了许多实实在在的工作。
 采访她之前,我在慈善总会与她有过几次短暂的接触。那时,我没有想到她已经是近70岁的老人了,总以为她还不足60岁,是正在岗上的一员能干的女将。
 我还能记住她的声音,记住她说的那些话。那是一种能让你思考又能让你感慨和感动的语言,尽管已经过去许多年了。
  和她交谈的时候,很少听到她谈自己。谈起“雨水积蓄工程”,她总是要谈崔乃夫怎样组织领导了这个工程,说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说崔乃夫、阎明复等总会领导怎样带头为甘肃缺水的贫苦农民捐钱修建水窖。其实,在采访她之前,我就已经听说,为“雨水积蓄工程”,为困难的百姓摆脱难挨的干渴,她曾4次到甘肃贫瘠、坎坷、光秃秃的大山皱褶里,用脚步、用心、用一种熠熠闪亮的责任感去做、去完成那特别值得做的慈善项目。没有到过那里的人也许体会不到,单到那通不了车的山沟里,单徒步走两三个小时,单走到一户户的村民之中,就是一个不小的考验,更甭说她还要到那里做许多并不那么好做的工作。我走过那样的路,正因为如此,我才无法想象她这样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一个高级领导干部是怎么走到那里的村庄的。一个曾经和她一起到过甘肃的人谈起她时说:“那可真是一个不怕苦、能吃苦的老太太啊!”我还听说,在“雨水积蓄工程”实施的过程中,阎颖副会长不但做了大量的组织推动工作,不但动员大家为这一工程捐款,她自己也默默地捐了一口水窖,不但自己捐,还动员她的孩子、她的亲戚、她身边的工作人员、她的朋友共捐了水窖111口之多。
 我很难忘掉阎颖谈到当地百姓生活时的那种表情。“老天爷怎么这样不公平啊!”她说她曾这样想过。在那里,她看到不少人还住在昏暗、破旧的土窑洞里。她走进那些土窑洞,没有看到什么粮食,更没有看到食用油和蔬菜,看到的只是一锅锅已经放凉了的煮土豆。一家家的人上顿下顿吃的就是这个。由于缺水,那里极少有树木,极少有烧火的柴火。所以好几天才煮一锅土豆,每次吃时也没条件再生火热一热。她特别注意到,土窑洞里占了多半的炕上破破烂烂,没有一件像样的衣被。由于缺水,那里的人们常常十天半月也洗不了一次脸,洗衣服就更甭提了。卫生条件差,疾病自然就多,许多人都在贫病交加之中。
  我听阎颖说,也同时感觉到了她心的颤抖。
  我想我不会忘记阎颖他们当时所做的工作。当时,他们在定西、榆中两个缺水最严重的县先行试点,选了1000个有劳力、缺资金的困难户,每户扶持800元,打一眼不小于30立方米的水窖,硬化100平方米的集水场。在选资助对象时,他们特别强调要选准,不能优亲厚友、不能营私舞弊、不能挪作他用。资助的钱不到农户,由甘肃省慈善会给贫困户买成水泥,农民准备沙石并出工。那是1997年的4月,他们要求在5至6月内完成,确保在7至9月的雨季里,把水蓄起来。试点成功后,他们将陆续解决更多数量群众的饮水问题。阎颖说,这项试点工作得到了甘肃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视与支持。一位副省长亲自布置、检查,各级民政部门大力协助,水利部门和兰州大学给予技术指导。这期间,有关地、市、县的慈善会相继成立,统一协调抓好这项工程。阎颖说到甘肃省慈善会的会长、副会长时,显然带了一个很浓的感情色彩。她说他们都是年过花甲的老同志,不辞辛苦,爬坡下沟,一村一村、一户一户调查,使这笔来之不易的善款用到了最需要的地方。
 在阎颖他们的努力下,试点是非常成功的。试点中的1000口水窖在计划的时间内保值保量地圆满完成了。水窖建好后不久,一场喜雨就从天而降,各家的水窖都装满了水。农民们个个都喜笑颜开,在村头树起了纪念牌,上面刻着吃水不忘资助人。他们高兴地说:“现在我们可真是踏实了,我们活到天上了……”“再不用为背水发愁了,今后有时间多下地干活了。”阎颖说,当地的村民都把水窖当成置办了一份家业那么珍贵,他们都认为有了水生活就有了奔头,致富有希望了。阎颖结识的村民中有一个叫水剩余的,这个人患有慢性肝炎多年,妻子痴呆又有残疾,两个孩子刚上小学。全家曾住在一个不能遮风挡雪的破窑洞里,吃饭靠救济,吃水就更难了。他挖不动土窖,走不了远路,只得到处求水。那地方水比油还要珍贵啊,所以他常常求不到水。后来,县民政局和乡政府出资,村里的乡亲们出工,为他盖了两间宽敞的住房。阎颖在那里抓项目的时候,由中华慈善总会资助,村里帮贫小组帮忙,又帮他家挖了水泥窖,修了集水场。雨水一来,30立方米的水窖灌了个满满当当。那些日子,水剩余睡梦里几次都笑醒了。他在院子里种了一株向日葵,那是个纪念,是个寄托,是他心意的一种表露。
  验收结束后,阎颖带领大家在进一步调查研究、总结经验的基础上,开始进行第二批项目的实施。除定西、榆中两县外,又扩大了会宁县,计划新建400口水窖和相应的集流场,要在当年上冻前完成。第二年春季再继续实施第三批项目,增加正宁县和秦安县,共实施5000户,全部完成后要为一万户贫困村民解决吃水问题。而修建一万口水窖,需要筹集800万元善款,这是一项十分艰巨的任务。阎颖和中华慈善总会的同志们为此付出了许多的艰辛,终于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把这一艰巨的任务完成了。在筹款的过程中,阎颖他们也没有放松对施工进度的检查,并严把质量关和公正关。通过几次检查验收,阎颖看到项目完成的情况是好的,但也发现了个别质量不高的问题,并要求当地及时进行了补救。阎颖在细致的检查中发现有一个本该为其修水窖的农户被遗漏了,阎颖问其原因,当地领导说是去这户人家的路实在太难走了。阎颖坚决地说:“越是这样,我们越不能遗漏。”并和大家一起艰难地走到这户人家,落实了为其修水窖的事情。
  在阎颖的直接组织和指挥下,从1997年4月到1998年8月,中华慈善总会在甘肃干旱贫困地区实施的“慈善雨水积蓄工程”全部完成。共资助12767个缺水农户,建成13226口水窖,硬化116.98万平方米的集雨面。比预计多资助了2767个农户,多建成3226口水窖,解决了榆中、定西、会宁、正宁、秦安5县28乡136村58395人和58002头牲畜的引水困难。在这些地方,从几岁的娃娃到年逾古稀的老人都能说出来北京有个“中华慈善总会”,都能说出中华慈善总会为他们引来了慈善之水、爱心之水、救命之水。
   我采访阎颖的时候,她因为年龄的关系,决定不再担任中华慈善总会副会长的职务了,但她依旧十分惦记着那些还在困境中的贫苦农民。她心情显然有些沉重地说:“在甘肃,在广大的干旱地区还有大量的贫困农民需要帮助。我们所救助的,只不过是他们中的一小部分。”说着说着,她的心境忽然又开朗起来,“他们会继续得到社会关注的,中华慈善总会也将对扶贫济困做出不懈的努力。”她和善的脸庞顿时浮现出一种能使人心里一热的灿烂微笑。

主办单位:天津市慈善杂志 版权所有:本站所有版权归天津市慈善杂志所有 津ICP备:88888888号
通讯地址:天津市和平区新华路126号 邮政编码:300041 联系电话:(022)271168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