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与慈善
为慈善而写 ——写在荣获全国慈善优秀通讯员五连冠之际

       “孟局,年龄不小了,该收手了,别在写啦,身体要紧。”“老孟,古稀之年还写什么,费脑伤神,该歇歇啦。”一些老友和亲属不断在劝慰我。我除了感谢还能有什么。这些老友和亲属也是为我好啊,也是诚心在关心我,心疼我呀。可是,我收不了手啊,我不写好象身不由己,写着心里舒服、痛快、好受。慈善上的那些人,那些事,尤其是总会这班老伙计,他们做的那些事,我不写不当家呀,我不写不好受啊,我不写对不住他们啊。

  2009年,我县慈善总会成立,林英潮会长第一个、第一时间把我拽了进来,他知道我当了多年的审计局长,业务熟,就分工我担任县慈善总会监察委员会主任,搞内部监督。我这个人就是这样,有活就得干,干就想干好。我们监察委员会二个同志尽职尽责,做好本职工作。按说,慈善宣传工作应当是秘书处的活,但当我看到慈善总会这十几个六、七十岁的老头子,又都是正副科级,不为名不图利,任劳任怨,踏踏实实工作,比在职时有过之而无不及,心里感动啊;当看到会长林英潮从原县政协主席退下来后,明知慈善事不好干,偏要不据功、不享福,自愿为慈善事业、为全县仍处在贫困线上的老百姓而担当,心里激动啊;当看到全县从乡村到机关,从农民到书记、县长,从上学的娃娃,到七、八十的老人,从企业家到个体户,自觉踊跃捐款,献爱心的举动,我兴奋啊;当我们一户户串村入门去调查那些“遭遇最不幸、生活最困难、群众最同情”的贫困大学生,重病重症大病病人、孤儿和那些单亲家庭的学生们,我流泪啊;无论是捐款奉献爱心者,还是需要被救助者,他们身上的无数感人故事使我心动啊。不写我不当家,我要把他们的故事写好、讲好、传播好。这是我一个慈善工作者的责任和使命,也是我应当尽的义务和担当。所以从进慈善门我除了完成本职工作,又主动笔耕、写稿子,为宣传慈善而忙活着。六年了,我写了百余篇稿子,十余万字的文章,见诸《濮阳日报》、《慈善公益报》、《慈善》杂志等报刊六十余篇,仅在《慈善》杂志上发表了三十余篇。宣传了慈善人、慈善事和慈善工作的老伙伴,我是为慈善而写啊。
  这些年的写作没有白费,首先我接触到了《慈善》杂志社的航鹰和李玉林主编,他们帮助我很大,使我提高也很快,更大的收获是让我懂得了慈善的深涵和宣传的重要,激励我更加勤奋笔耕。通过写作,我也加深了对慈善的理解,提升了自己的慈善意识,为更好做好慈善工作打好了基础。这些年的努力,使我们这个处于偏僻的国家贫困县的慈善工作发展得到了传播和传承,有一些地方的慈善组织打来电话要求来参观访问,要来取经,本省也有像淮阳等地派人来访问学习,使台前这个偏僻县的经验得到了传播,为台前县树立了好的形象。也有助于相互交流,互相促进,为慈善事业的发展注入正能量,增强活力。这些年的努力也得到了锻炼和提升。虽然七十岁了,脑子灵了,手脚勤了,生活充实了,糖尿病等老年慢性病也轻了。同时自2010年至今,已连续五年被中华慈善总会授予慈善宣传工作“全国优秀慈善通讯员”荣誉称号,一个古稀之人,一个文化程度仅有初始初中的人,竟能成为全国慈善优秀通讯员,且五连冠,真是好激动人心,也好有成就感。
  我深深知道,我不是专业写作者,既是在慈善总会,也不是我份内的事,我做了不是我份内的工作,也可能影响了别人的工作份子。争了别人的工作业务,但我想慈善工作本身就是一个没有份内份外的界限,只要对慈善有利,就应当去干、去写,不管谁都可以去干,干,什么都好,不干,什么都没有。比如:2010年慈善年鉴征稿,我与时任总会副秘书长的赵占高同志共同承担起了撰稿,在这年的年鉴中,我们台前这个小县竟然在这部年鉴的九大项中占据了八项。在专业论文中的三十九篇中台前采用了2篇,占总数的5.1%,大大提升了我县慈善工作的知名度,这不仅是我和赵秘书长的事,而是整个县域慈善事业的事,这事应当多做而不应当分份内份外。我是这样认为的。再说,我们这个国家级贫困县经济条件较差,在这种情况下慈善工作积累了一些有影响的经验,比如:我们县的县、乡、村三级慈善网络建设,取得了长足、扎实的成绩,全省推广,全市召开台前现场会,这不仅是对台前慈善工作的肯定,也是为促进全市乃至全省慈善网络建设发挥了示范引领作用。我们慈善总会创立的“自捐自助支持救助”和“有爱不再孤单”慈善救助项目,受到省、市一致肯定,且被评为全市优秀慈善救助项目,这也极大鼓舞了全县慈善爱心人士的心,使台前模式推广开花结果。
  这些年来,我为慈善而写,收获颇丰,但我这个人很直,也很倔,我写的东西从不挂别人的名,我认为写东西不仅是名誉,而且更有责任,内容的错对、文字有无抄袭、观点是否正确都是责任,何必让别人因挂名而担责呢?我个人应当勇于担当和担责,所以当别人建议以县总会名义或挂其它人名字问题上我不答应。我得到的稿费和奖金也颇丰,六年来近六、七千元,真的不算少,可我又十分吝啬,从没请过同志们的客。说来我也十分难受和不安,是同志们做出来的绩业,没有同志们的绩业,也难作无米之炊,应当给老伙计们撮一顿,以答谢他们对我的帮助和支持。但这些稿酬和奖金,我也一分钱没自用,全部甚至又搭上自己的工资又救助了一些贫困大学生和大病重病群众,我觉得这样更好些,更有价值些。我十分愧疚和忏悔,总觉着对不住和亏欠老伙计们的。
  说实话,这些年来,从会长到老伙计对我十分尊重,十分支持,十分帮助,我也十分感谢,没有他们我是难以做到如此多的成果来的,没有他们我也不会有那么大的力量和智慧,我和他们是慈善缘份,是难以割舍的同线战友,是知己相亲的老友,这一生我是永远不会忘记的,可以说,我这一生最快乐、最舒心、最有成就的就是在慈善总会,这是晚年慈善给我的福祉。所以越是这样,我就越愿写,越愿为慈善奉献,这是我的真实感受,我当为慈善继续写下去。
主办单位:天津市慈善杂志 版权所有:本站所有版权归天津市慈善杂志所有 津ICP备:88888888号
通讯地址:天津市和平区新华路126号 邮政编码:300041 联系电话:(022)27116849